Q1 請告訴我們演出【求婚大作戰】的經過

從之前就認識的瀧山(麻土香)製作人那邊聽說有一個"奇怪的角色",

不知道那算不算是邀請我演出那個"奇怪的角色" (笑)

不過如果要演的話,就要盡全力演出,也就請製作人讓我參加這齣戲的演出


Q2 那個"奇怪的角色"其實就是妖精
一開始是打算以什麼方式演譯這個角色呢?


聽到這件事時,並沒有特別覺得一定要用什麼特定的方式來演。

比較起來的話,我覺得這個角色是"無論怎麼演都可以"的角色。

反而會讓我思考自己是否能成為製作人跟編劇所描繪想像出來的妖精。

在出國的班機起飛前拿到了第一集的準備稿(在正式的劇本之前會寫的稿子),

因為要飛十個小時左右,本來想說上了飛機就要直接睡覺的,
結果看了準備稿之後就睡不著了 (笑)

腦中不停的在想「要怎麼演才能演出屬於我的妖精呢?」

因為是在空中看準備稿,還想說那妖精是不是也會在空中飛之類的 (笑)

回國之後,一邊跟工作人員討論,也逐漸定下了現在所演角色的形象。


Q3 那最後決定的妖精是怎麼樣的一個角色呢?

我覺得像是妖精或天使這一類幻想類型的角色,

不管是外表或是內在都會有各種不同的形態。

而在這之中,我這次所演的妖精會希望讓人有非常普通地在人的周圍出現的感覺。

因為只有健(山下智久)才看的見妖精,

所以說不定那個妖精其實是健心中的聲音,或是健心中的一個存在。

希望創造出妖精跟健之間的距離感,

是可以讓任何人都會覺得"如果身邊就有這麼樣的一個人會怎麼樣呢"的距離感,

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創造出了這個角色。


Q4 所以說是因為健才會有這樣的妖精對嗎?

之後的故事不知道會怎麼樣進行,但就目前來說是這樣子沒錯。

如果妖精是住在每一個人的心中的,

那麼那個妖精的外表、說話方式也就會變成那個人心中所希望的樣子吧。

所以說如果是健的妖精,那就應該要這樣講話吧,應該要這身打扮吧,

我是抱持著這樣的意識來演出這個角色的。

所以健的妖精就有種"蠻靠得住的大哥"的感覺。

假設妖精是在禮(長澤雅美)的面前出現的話,

可能就會變成一個會告訴她一些她的朋友不會跟她說的話的妖精吧



Q5 對健來說,妖精感覺好像也是他人生的建言者


嗯,雖然說有的時候會小小壞心的惡作劇一下,

不過最後都會在很驚險的時候,在健快要哭的時候就會去救他 (笑)

從一開始就不是默默在健身邊鼓勵他的角色,

而是一邊欺負他一邊溫暖的守護著他的感覺。 (笑)


Q6 跟飾演健的山下智久合作的印象是?

因為沒有看到山下在其他場景跟其他演員演戲的樣子,

所以目前只能從我跟他飾演妖精跟健兩個人的對手戲的印象來說。

一開始雙方都會互相試探,不知道演的默契會怎麼樣,

在演戲的當中慢慢瞭解到雙方的互動方式以及對方的演技。

這麼說可能會讓大家有點意外,其實我並不是一路靠氣勢跟感覺來演戲的演員,

我是會退後一步來思考演技的那一型。

我想山下跟我應該是同一類型的。

所以在片廠最靠氣勢跟感覺的反而是導演。

跟山下提到說我的演技是屬於比較內斂的之後,結果被導演要求要隨性的演出,

也託導演的福出現了許多預料之外的演技 (笑)


Q7 在聚光燈之下,感覺好像是現場演出的舞台劇呢

是的,那是導演的指導與希望。

只是我覺得在我們兩個演戲的時候,周圍的人要靜止不動比較辛苦一點 (笑)

因為演到一半就要靜止下來,像是禮常常是笑到一半就要停下來,覺得她是最辛苦的


Q8 最後請問您覺得為什麼妖精想要讓健回到過去呢?

妖精看到了健深深的後悔而出現在他的面前,不過為什麼要讓他回到過去,

這可以說是這齣戲到最終回所要描繪的主題。

現階段我也不知道最後會怎麼樣.....

就大方向來說,應該是要表達人生並沒有所謂特定的方式與正確答案吧

但是,若無論健再怎麼樣改變過去,現在還是一點改變都沒有的話,

或許這齣戲的主題就會是把握當下,無論何時都要意識到現在而努力的活著。

不過也不能說是主題的改變,畢竟都是在說同一件事情,只是著眼點的不同。

只是最後說不定結局是大家會覺得"看吧 我就說是這樣",單純的結局也不一定

我演出連續劇的其中一個趣味就是像這樣看不到最後的感覺。

這跟一開始到最終回都縝密規劃好的作品又有不同的趣味。

所以說大家看到最後之後或許就能知道妖精為什麼要健回到過去了。


來源:http://www.fujitv.co.jp/propose/interview/index.html

翻譯:批踢踢日劇版 ushiro版友

xxxskywal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